每一篇文都很甜☆(ノ)´ω`(ヾ)
其实开lofter就是为了看太太们写文的www欢迎GD!!最近战全职!求不拆喻黄双花卢刘!
饿的时候会自己动手!还厨团兵真遥锤基盾冬!SPN痴迷中,追番JOJO/DRRR
想找个CP,戳2051885261,性格忠犬好相处
巨蟹座,来嘛!

【卢刘】挺进小别山2[ABO]

【一走:http://yixuedashuaibi.lofter.com/post/2f3b86_169f6ef

【有肉渣

【友情客串: @日叶不休 

======

【从天穹的最遥远而模糊的边沿,直抵九霄的中天,到处都在摇曳】


黑夜在刘小别的高烧下显得格外的漫长。
喧嚣的西风吹过蓝雨平原带来寒冰山脉的冷气,帐篷被刮得呼呼作响。卢瀚文抱紧了刘小别,他身上的温度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温度计上的数值已经达到了105.8℉。
卢瀚文努力回想着汩汩老师曾经教他们的知识。
“人体最高的耐受温度为105.08~106.52℉,直肠温度持续升高超过106.52℉,可引起永久性的脑损伤;高热持续在107.6 ℉以上2~4小时常导致休克以严重并发症。体温高达109.4℉则很少存活。”
“遇到到队友高烧的情况而且你手边没有药品怎么办呢?首先,请保持冷静,去找些冷水来帮助皮肤驱散过多的热。你可以擦拭全身,但应特别加强一些体温较高的部位,例如腋窝及鼠蹊部……什么?战友醒来会打你?他的命都要靠你救,更何况在那种条件下能不能醒来还是个问题!士兵,不要在我讲这些救你一条蠢命的时候打岔!战场上是没有仁慈可言的……将海绵挤出过多的水后,一次擦拭一个部位,其他部位用衣服盖住。体温将蒸发这些水分,有助于散热。”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愿战神保佑你们。”

卢瀚文一次一次的哺给刘小别烧开的热水,用毛巾蘸了温水擦拭刘小别的前额、脖颈、腋窝、腹股沟和大腿根部这些大血管分布的地方,希望可以达到退温的效果。
折腾了一晚上,刘小别的体温终于在天空泛着鱼肚白的时候降了下来,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他坐在小巧的马车中,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内衣,裹着一条十分保暖的被子。
外面传来整齐的行军声音,但是马车内却空无一人,他靠在椅背上积蓄了点力气,一起身“咣”的摔到了地下。
刘小别摔在地下半天没起来,好在地下铺了厚厚的地毯,一点儿也感受不到凉意。他以一种及其屈辱的姿势趴在地上,耳朵贴近悬空的地板,希望从外面听到什么。
马蹄和脚步声凝聚在一起,并非杂乱无章,而是整齐划一,外面也没有多余的交流声,看来是在赶路。

难道是高英杰他们追来了么?怎么还在赶路?

小别山的兵力分布早就被卢瀚文严密监控五年下摸得一清二楚,一个星期前他发现小别山的防守比以前薄弱,临时起意搞了一个偷袭,他原本的想法是一直骚扰骚扰,分散小别山这边的注意力,没想到还真的把他拿下了。但是他们的存粮不多,药品也相对缺失,蓝雨的士兵或多或少的受了伤,虽然有徐景熙在,士兵们仍然是一个接一个倒下去,如果不早点回到蓝雨的主力坐在地,那一定会死伤惨重,所以他们才会马不停蹄的赶路。

刘小别疲惫的闭上眼睛,昏了过去,散发出来的Omega信息素愈发的浓烈。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刘小别醒了过来,身上还是一点力气也没有。
他看见卢瀚文抿了抿嘴唇,脸上的表情异常严肃。
“前辈,你认得出我是谁么?你点头了,对不对?那么,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因为你现在处在发情期,而且徐景熙告诉我这是你第一次发情期,如果不缓解的话很可能因此丧命,所以我现在会……会标记你。但是你不要害怕,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
刘小别半眯着眼睛,脸上是因为高烧和情欲混合在一起的潮红。
卢瀚文亲吻着他颤动的睫毛,一手揽住他的腰,一手向下伸去做扩张。
刘小别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喉咙里溢出沙哑的呻吟,Alpha强大而具有侵略性的信息素一股脑的涌入他的全身,但是他没有感到好受一些,反而更加渴求,身体里的欲望蠢蠢欲动。
卢瀚文忍得也很辛苦,听到他的呻吟,手底下也一片湿软,他知道刘小别准备好了。
“前辈,我要进去了!”卢瀚文小心翼翼的绕开了他的伤口,抱住了刘小别,温柔的吻了吻他的耳根,缓慢的挺了进去,火热的呼吸尽数喷在刘小别的脖颈处,“前辈里面好烫……”
卢瀚文知道这种不正常的体温完全是高烧引起来的,自己的动作太大很有可能弄伤刘小别,甚至进一步加重他的病情。他强忍住自己Alpha粗暴的天性,小幅度的动作着。
刘小别喉咙里发出几声不成调的哼哼,整个人瘫软在卢瀚文怀里,就像是秋风中的落叶飘啊飘啊,却始终落不到尽头,最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昏了过去。
卢瀚文觉得刘小别身上的那股信息素马上就要让他失去理智,于是狠咬了下自己的舌尖,试图通过说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前辈,你记不记得咱们俩个第一次见面?那是我第一次作为条顿骑士跟着黄少出兵巡逻,结果在边境碰上了你们。当时我记得你的剑好快,最后差点撑不住,不过那个时候汩汩老师给我吃了烟草叶,精神力都比往常提高了一倍,幸好挡住你了……”
哼,卑鄙。
“……不过后来那个叶子的反噬作用非常大啊,而且前辈真的十分厉害,我手臂上的那道疤就是——前辈的剑叫追魂吧!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叫追魂,听起来好奇怪,就像是东方的剑一样——啊,弄上来的,汩汩老师配的草药根本没有作用,那道疤就一直留在那里了。说起来这也是我身上留下来的第一道疤呢!前辈是不是觉得很有纪念意义呢?当时虽然赢了但其实不算……呃……特别光彩,后来因为那次比试不得不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每天不是数窗外的树叶就是数天上的星星。”
……活该,哼。
“再后来,五年里只碰到过前辈十七次,而且有时候前辈根本不和我较量,我觉得是因为我太小了,前辈不想违背骑士精神,一直在让我吧!十七次里只交手了九次,九次我还都输了。每次输掉之后你都不和我说话,连敷衍的话都不肯说就直接带着微草的人走了。前辈你肯定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失落,每天都拼了命的去练剑术和学兵法。我坚持了五年,前辈,这次终于打败你了。”
……那又怎样?
“你是我的了,前辈。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我真开心,真开心,甚至比这次打了胜仗还要开心!我看见你在我床上躺着的时候觉得我五年的辛苦一点儿也没有白费!前辈,我喜欢了你五年,今天终于得到了你……我是你第一个,今后也会是你唯一的一个Alpha。”
变态!
“我知道前辈不喜欢我,就算是和我打架也是被我逼到那里不得已做的事情,前辈那么骄傲,这次打了败仗又被我上,应该会更不喜欢我吧……不过没关系,前辈不喜欢我,我就会努力让前辈喜欢上我!就算多困难也没有关系!我以骑士之名起誓,前辈今后将是我唯一一个Omega,至死不渝!”
他们连着做了四次,而刘小别就在卢瀚文漫长而煽情的回忆录中捱过了他第一次的发情期。不过听见卢瀚文对他隐藏的情愫之后早就情绪激动的直接昏过去了,后面的深情告白压根一个字也没听着。


第二天卢瀚文本来想等到刘小别起来之后给他一个甜蜜而浪漫的吻,何奈事务缠身,匆匆披了衣服处理昨日遗留的事务。

卢瀚文惦记着刘小别身体还不能上路,身后也不再有微草的散兵尾随,于是他让军队停下来休息一天,检查剩下的食物和水。
忙完之后天已经大亮,蓝雨平原的风景一向是为人夸赞的,但是卢瀚文没有心情去欣赏,又惦念着刘小别还没有吃饭,派人去友则太太那里要了蔬菜汤,端进去补充营养。

士兵说已经送进去了,就是不知道他喝了没有。

卢瀚文叹了口气,亲自去找他。

“前辈,好点了么?”卢瀚文进了帐篷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又瞥见桌子上结了一层油脂的汤,“怎么不吃饭?”

“滚出去!”

“我喜欢你,前辈,”他说,“我不希望你糟蹋自己的身体。”
“喜欢我?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你就可以随意的改变我的人生了么?因为你喜欢我所以就可以不顾我的意愿囚禁我么?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你就可以对我做出……”刘小别气得发抖,“做出如此肮脏龌龊的事情么!”
卢瀚文看到刘小别的样子心都凉了半截。
“前辈,我……”
“再说了,”刘小别毫不客气地打断,“你喜欢我,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微草。
“他们这是不打算把人还回来了么?”王杰希靠在床头,眯着眼睛看着印有微草火漆的信件。
“父王,”高英杰注视着王杰希,眼神充满了担忧,“我的兄长刘小别已经两个月没有消息了。”
王杰希闭上了眼睛,沉思了一会儿。
“英杰,去吧,领着队伍向蓝雨冲击吧!把刘小别带回来!把我对你的期望带回来!把胜利带回来!”

=======
人体最高的耐受温度为40.6~41.4℃(105.08~106.52F),直肠温度持续升高超过41℃,可引起永久性的脑损伤;高热持续在42℃以上2~4H常导致休克以严重并发症。体温高达43℃则很少存活。——百度词条【发热】
Bug one:中世纪是指约476年—1453年,而华氏度是在1714年被荷兰人华伦海特制定的。这里混用了一下。
Bug two:火漆是由法国人鲁索在1626年左右发明。


评论(9)
热度(86)

© 依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