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篇文都很甜☆(ノ)´ω`(ヾ)
其实开lofter就是为了看太太们写文的www欢迎GD!!最近战全职!求不拆喻黄双花卢刘!
饿的时候会自己动手!还厨团兵真遥锤基盾冬!SPN痴迷中,追番JOJO/DRRR
想找个CP,戳2051885261,性格忠犬好相处
巨蟹座,来嘛!

【团兵】In my arms

【重燃团兵之魂!

【食用BGM:In My Arms

 

埃尔文冰蓝色的眼睛充满压迫性地凝视着躺在床上的利威尔:“你现在怎么样?”

利威尔罕见地别开了眼睛不与他对视,而是盯着桌子上的那杯水,玻璃杯上映出他那张已经结了痂的侧脸:“还好,明天就可以出去了。”

埃尔文并没有接话,房间里陷入沉默,空气也仿佛变得粘稠而漫长。

半晌,还是利威尔开口打破了沉寂:“韩吉的实验有结果了么?”

“药剂合成进行到最后一步,功效还不明确。”埃尔文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宽松的睡衣露出来嵌下去的锁骨和结着的血痂,手掌包裹着厚厚的绷带,隐约透出点淡红。他看到他少有的狼狈的样子,心里其实已经原谅了大半,但口气却没有丝毫缓和:“明天再休息一天,不准去训练场,不准去办公室,不准……”埃尔文转身去开房门,加上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准去找韩吉要试剂。”

“你这是私欲!”利威尔愤然撑起了半个身子。

“是又怎么样!”埃尔文猛然转身,把利威尔重新压回了床上,利威尔因为疼痛发出一声闷哼,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埃尔文皱起眉,“这才是你真正的伤势吧?不要在我面前逞强,利威尔。你知道,坦诚对于咱们两个来说才是最好的方式。”

利威尔闭上眼睛:“好吧,坦诚才是最好的方式。我身上很疼,就像被火烧一样,但是这和我去找韩吉并没有冲突,韩吉的药剂这是人类的希望,埃尔文,我以为你是不会感情用事的。”

埃尔文抿了抿嘴唇:“我……”

利威尔抬起身子,给了他一个笨拙的拥抱:“不要责备我的受伤。进入调查兵团的时候你就告诉我要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抱着必死的决心挑战墙外巨人领域。我已经准备好随时献出我的生命。”

他抬起眼睛直视埃尔文:“知道为什么我跟你来到调查兵团么?”

“为什么?”

“我从你眼睛里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利威尔道。

 

韩吉研究了大半年提升人体力量的药剂终于进入了收尾的阶段,但是却苦于没有人可以进行试验,她的亲亲小宝贝们都是“非人”的存在,调查兵团的人从未见过这样的药剂,也不清楚它的副作用,所以可以进行实验的人真是少之又少。

利威尔今天就是要去实验室和韩吉讨论实验的问题。他打开实验室的大门,只见韩吉手上拿着试管走来走去,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她听到声响飞快地抬头,然后朝利威尔冲了过去。

“哦!亲爱的利威尔终于见到你了!你没有死真的是太好了!”韩吉大力拍打着利威尔的肩膀以表达重逢的喜悦。

利威尔“啧”了一声,打掉韩吉搂着他肩膀的左手,坐在了实验室的椅子上。

韩吉丝毫不在意他的态度,接着兴奋地向随利威尔进来的埃尔文打招呼:“哦你也来了么?”

“嗯,药剂有成果了么?”埃尔文问道。

韩吉一片手忙脚乱地从试管架上寻找着自己的成果,嘴上也热切的说明药剂的功效:“药里放了迷幻剂,也就是说在药效发挥的时候你感受不到一切疼痛,持续发挥你的最高攻击水准,并且在期间可但是遗憾的是我的小宝贝们都没有撑过这个……我推测是它们的智商太低和行动太慢,所以根本控制不了……啊找到了!”韩吉摇了摇手上的针管:“但是利威尔可以,他行动力的数值高的可怕,智商也不错,嗯,也就是说——理论上,只有利威尔可以承受药力。”

“连我都不行么?”艾尔文开口问。

“不行。”韩吉遗憾地摇了摇头。

“那么来吧。”一直沉默的利威尔说,声音并没有多大的波澜。

“利威尔!这样很危险!你可能因为它做出不受你控制的事情!”韩吉警告他。

“那么就把我绑起来吧。”利威尔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准备实验。”

 

 

“该死的!”利威尔咬紧牙关来抵制药物的侵蚀,努力让自己保持理智。

韩吉一边观察着利威尔的变化一边飞快地在笔记本上记录他的模样。

 

第一次试验

试验体:利威尔

打入药物三十分钟,试验体无反应。

打入药物一小时,试验体无反应。

打入药物一小时三十分钟,试验体心跳加快,皮肤渗出汗水。

打入药物两小时,试验体由平静变为暴躁,肌肉处于紧绷状态,眼眶泛红,手脚筋脉爆出。

打入药物两小时一十五分钟,试验体暂时平静。

打入药物三小时,试验体身材涨大,肌肉纹理更加清晰,心跳上升为180min/次,血管突出,瞳孔放大,虹膜颜色由黑色变为红色。神智不清楚。

打入药物三个半小时,试验体恢复平静,身体指标恢复原始数据。准备做第二次试验。

 

利威尔抬起脸疲惫地冲着玻璃外的韩吉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有问题。

“埃尔文,现在可以进行第二步了。”韩吉松了一口气,扭头道。

“我去把他身上的铁链松开。”埃尔文道。

埃尔文走了进去,带好手套接近利威尔。

“感觉怎么样?”埃尔文松开利威尔右手的铁链,轻声问道。他站直身体,低头去看不做声的利威尔。

汗水顺着他的发旋儿流下去,经过额头和鼻梁,一滴一滴地滴在干燥的水泥地板上,印出一片阴影。因为凑得极近,埃尔文甚至能看到他脸上的毛孔,以及涣散的、通红的眼睛。

埃尔文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又叫了一声:“利威尔?”

利威尔像是被他的声音惊醒,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曲起左腿用膝盖狠狠撞向埃尔文的腹部。埃尔文猝不及防被他一撞,向后退了一步。

埃尔文的退后让利威尔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他干脆利落地抬脚重新踹向埃尔文的小腿,很遗憾的是埃尔文已经在短短的几秒钟反应过来,抬手拉紧了利威尔脖子上的项圈。利威尔的头以一个极难看的姿势向后仰,项圈的收紧压迫着喉结,使他从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声音。但是利威尔并没有放弃袭击眼前的人,被解开的右手狠狠打到了埃尔文的鼻骨上,鼻骨发出碎裂的声音,血从他的鼻孔里汹涌而出。

“利威尔!看清楚我是谁!”埃尔文大喝一声,趁着他茫然无措反剪了他的双臂。

利威尔好像反应过来,大口呼吸空气,硬生生停止了自己挣开埃尔文的动作。

埃尔文把他压倒在冰冷地板上,利威尔的侧颊贴在上面,喘息着,身体因为药剂泛起奇异的淡红色,空气中满是暧昧,从侧面看仿佛埃尔文正在侵犯他一样。

“利威尔!”埃尔文从身后抱住他,一遍一遍的用亲吻安抚着暴躁的利威尔。

利威尔猛咳几声,身上的肌肉紧绷起来,又很快放松,意识不清地蜷缩在埃尔文和地板中间。汗水浸湿了两人的胸膛,埃尔文亲吻他的耳后、侧颈和肩膀,希望他可以好受一些。

“利威尔……”埃尔文在他耳畔轻语,“你好些了么?”

“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我在这里。”

“埃尔……文……”利威尔昏倒在他的怀里。

打入药物三小时二十五分,试验体昏迷,试验失败。


【待原文补完

【我记得以前好像也看过一个生产药剂的文,要是撞了麻烦看文的太太们告我一声,实在是记不清在哪里看过的了orz

评论(2)
热度(13)

© 依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