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篇文都很甜☆(ノ)´ω`(ヾ)
其实开lofter就是为了看太太们写文的www欢迎GD!!最近战全职!求不拆喻黄双花卢刘!
饿的时候会自己动手!还厨团兵真遥锤基盾冬!SPN痴迷中,追番JOJO/DRRR
想找个CP,戳2051885261,性格忠犬好相处
巨蟹座,来嘛!

【卢刘】挺进小别山3[ABO]

【1走:http://yixuedashuaibi.lofter.com/post/2f3b86_169f6ef


【2走:http://yixuedashuaibi.lofter.com/post/2f3b86_173dafb


【友情客串: @透明飘 


=======




【大西洋的汹涌的浪波,把自己向两边劈开,而深在渊底,那海洋中的花草和泥污的森林,虽然枝叶扶疏,却没有精力】



刘小别这几天过得很不好,不仅要吃徐景熙熬出的难闻的汤药,还要时时刻刻忍受着卢瀚文的骚扰。


卢瀚文倒是没有一点不耐烦,以自己最大的温柔来对待他,堪称百依百顺,生怕他有半点不舒心。


“——那就放我回去!”刘小别皱眉。


卢瀚文坐在床边给他削苹果,听到他的话语再次拒绝:“这个不行,前辈,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张嘴。”


刘小别咬了一口苹果,坐直了身子。


卢瀚文擦干净手上的苹果汁,顺势在他身后塞了两个枕头,好让他靠着更舒服。


“如果前辈离开这里,会杀死我么?”卢瀚文问。


“说什么胡话……”刘小别皱起眉。


卢瀚文拽住他的手腕,声音里藏着不易察觉的哀求:“那前辈你……有没有喜欢我哪怕是一点点呢?”


一声尖啸突破云层传来。紧接着就是一声响彻天地爆破声。


炮火的轰鸣震动着大地,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弄得手忙脚乱。


“是偷袭!”卢瀚文放开了抓着刘小别手腕的手,冲出帐篷,“所有人就位!”


被炮火轰炸出的泥土打在帐篷上,发出噼啪的声音。


“前辈你能走么?”


“可以。出去管好你的士兵!拿出点圣殿骑士的样子,别在这里磨磨唧唧!”刘小别拿起床边的衣服往身上套。


卢瀚文狠狠咬了一下后牙,揽过他的后脑勺给了他一个辗转而短暂的吻。


“保护好自己。”


 


蓝雨阵营开始乱成一团,但很快体现出应有素质,如同一个巨大的机器飞快的运作起来。


“找掩护!”郑轩冲着徐景熙吼道,提起剑冲了出去。


徐景熙急忙收拾好东西向外走去,焦躁的甚至没有发觉背后有人。


陌生的气息像蛇一样缠绕着他的背后,冰凉的舌尖触碰着徐景熙的


“郑轩!”徐景熙惊叫,勉强地抱着手中的瓶瓶罐罐躲在马车后面。


郑轩听到他的叫声迅速回身打开了对方抓着徐景熙衣领的手。


“放开他!”郑轩的怒火在看见他舔舐徐景熙的后颈时达到了极致,想都没想就一拳揍上了他的脸颊,他的Alpha信息素也随着怒火释放出来,浓郁而充满了侵略性。


对方显然被吓傻了,鼻血从鼻孔里流出来也没有去擦一擦,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郑轩在暴怒中抽出匕首干净利落的结束了他的生命。


“你没事吧?”
“没……没事。”徐景熙拭去额上沁出的冷汗,勉强露出一个微笑:“你快去帮忙,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好。”郑轩匆匆给了他一个标记,然后向敌人所在之处奔去。


 


一颗炮弹无比精准地落在刘小别的身边,尖锐的炮弹碎片刮开了他头皮,鲜血染湿了刘小别的头发,顺着他苍白的脸颊蜿蜒而下。
“前辈——”西风撕扯着卢瀚文的声音。


他格挡开对方挥来的剑,扭头看向刘小别的方向,希望可以去看看他的伤势。
但是他不能。


蓝雨的战士在微草的攻击下勉强维持着阵型。长弓手阵响起熔岩烧瓶的爆炸声和战士们死前发出最后的悲嚎;步兵阵只剩下零散的身影,骑兵阵勉力组好阵型,准备着下一次的进攻,而更多的是马背上空无一人。


卢瀚文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倒在泥水中的刘小别一眼,策马上前。


“骑兵阵准备!Carai an Ellisande!”


蓝雨众人看到指挥上前稍微安心了一些,迅速围在卢瀚文身边排成了进攻阵营。
“Carai an Ellisande!”卢瀚文高举手中重剑激励着身后的士兵们。
“Carai an Ellisande!”


“杀啊——”


卢瀚文率领着骑兵义无返顾的向前冲去。


火把在四周燃烧,驱赶着黑夜,却留下大片的死尸;西风从远方呼啸而来,却吹不散鲜血的味道。


卢瀚文直挺挺的坐在马背上,身中数箭。他用余光看着周围,可是周围的战友已经不见了。
他脸上不知道是谁的鲜血,可能是自己的,也可能是别人的。粘稠的鲜血糊住了他的眼睑,目光所到之处蒙上了一片绯红。手臂的力气在渐渐消失,重剑几乎就要从手掌中滑落。
焰影太重了,他想,我可能要死了。


他的意识在下沉,身边有战士们的厮杀和欢呼,却像水纹一般散开又趋于平静。


黎明前的草原空气中的水气已悄无声息地凝结成细雾,拢住了视线。
“起来吧,我的孩子。”


是谁在说话?卢瀚文想。


“我来晚了。”


仿佛是做了一个梦,失真后重新有了声音。四面八方的欢呼汇集在一起,由模糊变得清晰,最终凝成一个字——


——王!


王!蓝雨的王!


喻文州带着病愈的黄少天,并肩站在了最需要他们的战场上!


“我们的王来啦!”


“王!我们的王!”


“兄弟们冲啊!”


“冲啊!”


喻文州接替卢瀚文向士兵下达命令,黄少天带着一队骑兵从侧面杀入微草,直达高英杰所在之地。


喻文州令人把卢瀚文送到医疗队处,卢瀚文转醒,声音沙哑:“刘小别……”


喻文州安抚着他:“已经救起来了,现在送你去徐景熙那里,坚持住。”


听到王的承诺之后,卢瀚文终于放心的睡了过去。


蓝雨众人在喻文州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攻击,很快局面就被蓝雨控制。于此同时,黄少天意气风发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战场:“微草的都放下武器饶你们不死!高英杰已经被本剑圣拿下了!”


 


临时王帐中。


“文州,现在怎么办?”黄少天亲昵的吻着他的脸颊。


喻文州任他动作,眼帘半垂像是在想着对策。


黄少天吮吸着他的喉结,手也不安分的向下探去。


“少天,”喻文州终于无奈的开口,“我刚刚派人给王杰希送劝降书了。”


“嗯?”黄少天扒开喻文州繁复的衣领,含糊的声音从他的胸膛处传来。“给他干什么?刘小别和高英杰都在蓝雨这边他想要把人要回去就不得不低头对吧,但是你肯定不能这么善良的放过他!还有什么条件我想想……啊是不是关于边界的划分?我说的对吧?”


黄少天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像是等着他夸赞。


喻文州轻笑,将床边的蜡烛吹灭,翻身把黄少天压在身下:“我慢慢和你说……”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传来的信件,闭着眼睛揉了揉眉心。


他对小儿子的能力毫不怀疑,只是万万没想到喻文州和黄少天也一同出现在战场上,导致惨败。刘小别和高英杰都被蓝雨拿下,而且……


他攥紧手中细腻的纸张,留下愤怒的痕迹。


……刘小别已经被卢瀚文标记了。


喻文州的言语中透露出并不想继续打下去,而更倾向于签订合约……


王杰希冷哼一声:“传令下去,向蓝雨出发。”


 




“王!您怎么来了?”从昏睡中清醒过来的卢瀚文匆匆找到了喻文州所在的地方。


“小卢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黄少天正嚼着面包半靠在喻文州身上。


“黄少你也在!”卢瀚文惊喜叫道。


“见到我很惊喜吧!实在是没想到你这小子这么能闹,要不是本剑圣来得及时,你可是就被微草的人抓走了!”黄少天放下面包,笑嘻嘻走过去勾住他的脖子,然后神秘兮兮的问:“诶!有什么感觉啊?”


“……什么感觉?”卢瀚文茫然。


“就是标记啊!”黄少天挤眉弄眼。


“啊!”卢瀚文听到这个变得严肃起来,他看了看黄少天,随即直视着喻文州的双眼,“我是认真的。我爱他,如果……如果您要做出伤害他的事情,即使您是我的王,我也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阻止您。”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抿了一口红茶,说:“我们原本是独立的个体,但是我们随着风吹,随着水流,化成平原上交错的蹊径,化成蹊径上行人的生命。在短暂的生命中会经历很多复杂的事情,既然你是认真的,那我也不会多加阻拦。但是你要记得,你始终属于蓝雨。”


“是,我明白。”卢瀚文虔诚的发誓。


“报告!微草国王已经进入大殿。”门外的士兵恭敬的说。


他扭过头,清晨的光线笼罩在他的脸颊上仿若镀了一层圣光:“我不想让你与所爱之人的结合充满了政治权谋的肮脏与复杂,所以……”


“所以我们就只能帮到你这么多啦!记得到时候表现的好一些!好了,去见王杰希吧!”


 


阿飘作为蓝雨画风最细腻写实的宫廷画家,早就带着画具等候在殿堂里,她受邀来为蓝雨和微草两位国王的会面作画,以记录这历史性的一刻。


王杰希从门外纡徐而来,半点也没有着急的样子。


喻文州上前几步,将王杰希迎入座位,接着命人把刘小别和高英杰带了上来。


他们两个并没有被蓝雨作为战俘来对待,相反待遇还不差。


王杰希眯起眼睛打量自己的两个儿子,刘小别坐在卢瀚文的身侧,看起来气色不错;高英杰也没什么大碍,只是低着头不敢直视自己。


他先开了口:“我看了您的提议,是联姻么?”


喻文州微笑点头,仿佛全然没有发觉众人惊讶的表情。


“小别,”王杰希看向不知所措的刘小别,“你愿意作为联姻的对象留在这里么?”


刘小别如惊醒般甩开卢瀚文拉着自己的手,他站起身来,脸上愤怒与尴尬交织而现。他根本没有想到蓝雨会用这么一种方式来羞辱自己。




“不!我不愿意!”


他的回答清晰而坚定地回响在殿堂里。


 


 ===TBC===


 


Al Ellisande


古语,意为“为太阳玫瑰而战!”


Carai an Ellisande


古语,意为“为太阳玫瑰的荣耀而战!”自《时光之轮》


我们随着风吹,随着水流,化成平原上交错的蹊径,化成蹊径上行人的生命。——引自《我们站立在高高的山巅》


画师参考


欧洲中世纪的军队体系是模仿基督神职体系建立的。军事等级分为--圣殿骑士,圣约翰骑士,条顿骑士。之后不同的剑带与靴刺又再次区分“圣殿骑士,圣约翰骑士,条顿骑士”中的阶级。




战争场面和最后的政治斗争处理的不太好,这个是缺陷有待改进……卡了好久抱歉了!



评论(17)
热度(72)

© 依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