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篇文都很甜☆(ノ)´ω`(ヾ)
其实开lofter就是为了看太太们写文的www欢迎GD!!最近战全职!求不拆喻黄双花卢刘!
饿的时候会自己动手!还厨团兵真遥锤基盾冬!SPN痴迷中,追番JOJO/DRRR
想找个CP,戳2051885261,性格忠犬好相处
巨蟹座,来嘛!

【双花】和光同尘0-1

设定我都被自己的字数感动到了。


【CP:双花,韩张,叶蓝,钟楼


【韩张的老夫老妻模式简直!


===


0.
孙哲平年幼时曾经养过花。
它先是在潮湿阴冷的墙缝里偷偷冒出个头,后来长得一发不可收拾。这在已经进入永夜时期的地球堪称一个奇迹。
于是孙哲平每天都会蹲在那株不知名的花旁边,看着它生长,给它讲故事,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
家中的仆人们在看到这朵花的时候,大多是惊叹一下它旺盛的生命力,却鲜少把注意力放在这么一朵花身上,毕竟,它也不过是一朵花罢了。
但孙哲平不,他将大把大把的时间花费在它身上,并执拗的把它称做“我的小花”。
又是一个黑漆漆的下午,孙哲平提着灯来到那株花的身旁,手里拿着一本《老子》的残卷。
他就着幽蓝色的灯光给他的小花讲解拗口的词句,猛然发现小花正慢慢的、慢慢的向灯光移动。
在植物界经常可以发现这种事情,某株花或是某根草,不自觉的向有阳光的地方生长。尽管路途曲折且漫长,却固执地向那个地方,一点一点地爬去。
这种特性被称作趋光性。
他将书放在一旁,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小花。
……
管家找到他的时候,他正靠着墙角呼呼大睡,浑然不知外界已经天翻地覆。
他的父亲作为一个高级异形,在人类社会中蛰伏了十年之后,被荣光净化协会发现,并当场击毙。紧接着领队下令,捕获所有与其相关的人员。
管家将沉睡的孙哲平抱在怀里,从地道逃离这个被重重包围着的别墅,甚至来不及与保护他的母亲道别。
而他们身后,留下了刚刚缠上了灯罩的小花和那一本《老子》。
一阵冷风吹过墙角,书页随着气流呼啦啦地作响,恰好翻到了“祸兮,福之所倚;福,祸之所伏。”
从睡梦中醒来的孙哲平发现自己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的小花。

1.
张佳乐半梦半醒地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身上是还未脱去的作战服。
这件作战服左肋处被横向划开了一个口子,露出深可见骨的伤口。令人惊讶的是,撕裂的部分正发着柔和的白光,而伤口正以肉眼可观察的速度愈合。
这是最新的一批可愈伤作战服,全联盟也绝不过一百件。
作战服在上一代具有高强的抗腐蚀性与抗打击性的基础上,又增加了自动疗伤的功能。自然光被强行束缚在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内部,包裹执行者的躯体,如果作战服被异形破坏,甚至伤到执行者时,它会自动流入伤口,进行简单的伤口处理,所以这一代的作战服被称为“流动的医药箱”。
张佳乐突然皱了皱头,像是被什么惊醒一般睁开眼,紧接着眼皮猛然跳了几跳。他坐起身,整了整被压乱的头发,费事的用没有受伤的右手重新在脑后梳了一个歪七扭八的小辫子。
他按了一下作战服的按钮,听到“叮”的一声。
“数据库加载完毕。”机械声发出怪异的声音,就像一个大男人捏着嗓子说话一样,张佳乐估摸着是异形把它的声音系统给撞坏了。
“我还有多长时间可以恢复战斗?”
“按最好的情况来说,需要一个月。”
“哦……”
机械声难得充满了丝人性味儿的问了一句:“您还要战斗么?”张佳乐打了个哈欠:“应该不了吧,我这次任务完了有休假。你有一段时间见不到我的。”
机械声沉默了一下:“我会想你的。”
张佳乐感概了一下现在的智能系统,接着问道:“你有名字么?花花怎么样?”
机械声僵硬地回答:“我的名字叫做智能系统编号NO.23,您可以叫我23。”
张佳乐:“好的花花,我也会想你的。”
花花:“……”

调戏完智能系统的张佳乐心情愉悦的去了军团长办公室,准备向他告假去享受难得闲散的人生。
“……的那件事,用不用告诉张佳乐?”略低沉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出来。
“这种事情,还是不用告诉他了吧。”年轻人的声音显得有些犹豫。
“告诉我什么?”走到门口的张佳乐出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韩文清和张新杰被他突如其来的出现吓了一跳,但脸上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前辈好。”张新杰向他打了个招呼。“我们……”
韩文清仿若不经意地看了张新杰一眼。
张新杰立刻心领会神地停止了解释。
张佳乐被他俩神秘的样子弄糊涂了,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开玩笑似的说:“你们俩的眼神我可看不懂。”
若是平常,听到张佳乐这么调侃他们,韩文清多半会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张新杰也多多少少会给他一个无伤大雅的反击。而今天,他们俩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不语。
张佳乐更糊涂了。
他询问般地冲张新杰挑了下眉:“参谋长?”
参谋长没有动静,军团长却先有了反应。
韩文清站起身来,左手搭在张新杰的肩膀上,打断了他的欲言又止。
他盯着张佳乐的眼睛,缓慢地吐出一句话来:“孙哲平回来了。”
张佳乐一下子愣住了。
……孙哲平?
这个名字竟是如此的生涩,像哽在喉头的一块鱼骨,怎么也吐不出来。
逐光纪元234年,孙哲平在执行一项S级任务时,下落不明。同年12月,荣耀联盟单方面宣布百花军团团长孙哲平退役,由张佳乐接替他的职位。
如果非要给他下一个定义的话,孙哲平,曾经是张佳乐未公开的恋人。虽然未公开,但资历老一点的荣耀联盟的执行员都知道。韩文清很清楚他知道这条信息后的反应。
时隔五年,他重新出现了。
“他在哪?”张佳乐声音颤抖。
“私人武装军团义斩。”张新杰扶了扶眼镜。
“报告军团长,我申请去BJ12D·C区进行度假。”张佳乐改了称呼,面向韩文清说。
“你现在去也见不到他,他要执行任务。你的假期难得有一次,别这么莽撞的浪费了。”韩文清皱眉。
“那我申请同义斩军团一起完成任务,进行辅助支援。”张佳乐说。
“要支援也是三零一离得比较近,你凑什么热闹?”韩文清说。
“三零一的武器硬件比不上咱们。我申请进行辅助支援。”张佳乐反驳回去。
“你的伤还没好!”韩文清终于黑了脸。
“我不管,”张佳乐脸色苍白,却依旧执着,“我要见他。”



“我以为你会听我的建议。”张新杰摘了眼镜,脑袋枕在霸图军团长健壮的肱二头肌上,就着夜色开了口。
韩文清小心地伸了伸胳膊,好让他枕着更舒服,然后突兀地说了一句:“他们感情很好。”
“恩?”
韩文清拉过来张新杰的手,下意识地摩挲着他的指腹。


“他们在为荣耀联盟效力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是第二批进入联盟的军人。张佳乐原来比现在还要闹,是个一点就着的性子。他和孙哲平两个人特别能互呛,经常因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吵起来,但是和好的也特别快。上次庆功会上他们俩因为谁拿走了对方的啤酒从餐厅一直吵到了卧室……嗯,那个时候你还没来。”
张新杰听他讲张佳乐的事情感觉很微妙。因为他和韩文清的相遇是如此的顺理成章,在他们俩之间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因为啤酒而吵起来的场面。他有点想象不出张佳乐吵架的样子,在他的印象里,张佳乐一直是一个稳重而果断的人,平常会开一开玩笑,偶尔会因为异形的事情皱眉,却从来没有见过他生气的样子。


“后来百花那边我就没有再见过了,直到出了孙哲平失踪的事情,他体内植入身份识别的信号消失了,数据库里显示不出他是生是死。而且联盟还以孙哲平个人名义宣布退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刚听到消息的时候张佳乐的状态特别差,连联盟都禁止让他外出做任务。他听到消息后并不相信,只是笃定孙哲平还没有死,一直在派人收集他的下落,可惜杳无音讯。如此反复,恶性循环。这种情绪大概持续到他退役……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居然肯答应你的请求到了霸图。这几年他每次上战场都特别卖命,大概……心里还是想着为他报仇吧。


“所以刚知道孙哲平没死的时候我也很犹豫告不告诉他。他很在乎孙哲平,所以还是告诉他比较好。”
张新杰动了动身子,声音有些低哑:“那答应他去辅助支援,会有什么问题么?”


“他会照顾好自己,不用太担心。”韩文清说,“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办?”
张新杰搂住他的脖子,仰起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温热的呼吸尽数拂在他脸上:“我不会让你死。”



HZ85B·C,兴欣军团。


叶修袖手跟在一个年轻人身后,慢悠悠地走向器械室。


军靴在光滑的钢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人造灯光从天花板上倾泻而下,洒落在两个人的肩头,打出一层朦胧的光。


“叶军团长,您能别走我后面么?”年轻人在沉闷的气氛中开了口。


叶修没有做声,只是向前走了几步,与年轻人同行。


年轻人偷瞟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叶修,却正对上他戏谑的眼神。


“偷看我干嘛?”


“谁偷看你了!”年轻人颇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是……”


“——在担心我?”叶修笑了笑,满意地看着年轻人的耳廓上染了一层淡淡的粉色,没等年轻人继续说话,他悠悠开口,“别一口一个军团长了,说的好像咱俩原来不认识一样,是不是啊小蓝?放轻松点嘛。”


蓝河的脸因为羞窘红成了一片,讷讷:“那不是因为我、我不认识你么。”


蓝河想起来一个月前休假,从闹市区捡了个浑身是血的男子,他可怜兮兮的对自己说,是因为从军营里偷跑出来看快要去世的母亲,才弄成这幅模样,现在不知道该去哪里,求他不要报告长官,否则兴欣的军团长绝对会把他打死的。


蓝河见他可怜,一时心软就答应了他的要求,还领人回家做了简单的消毒。当他给自称是叶修的男人上药发现他身上的伤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腹部开裂,肠子隐约漏在外面,整个人惨不忍睹。但是他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而且还歪在沙发上抽着气和自己说话:“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嗷——轻点啊!”


几天前这个男人刚从家里与自己告别,临走前还问了他在军团的代号,说有机会上门感谢。


上门感谢,蓝河面无表情地想,是让自己上兴欣的门吧……昨天接到命令到兴欣出任务,今天就自己把自己送上门了。而那个对自己耍泼皮无赖的男人摇身一变,成为了兴欣军团的军团长。


……就是走在旁边的这个人。


不知道他的伤好了没有,蓝河思绪又飘到了他腹部的伤口上。走之前都好了大半了


叶修盯着人看了半天都没见蓝河搭理他,只好出声:“小蓝?”


“啊?”蓝河扭头看他。


“到了。”叶修扬扬下巴,言简意赅的说。


器械室上成千的枪支和火炮安放在地底巨大的空间下,靠墙还有几大箱未拆开的军火,这个时间有零星的军人在擦拭着自己的枪。


“小蓝啊,以后这些数据就由你来整理了。”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兜里掏出根烟,叼在嘴上含糊不清地说。


“凭什么?我是蓝雨的军人,我拒绝接受命令!”蓝河惊诧地拒绝。


“凭我官比你大,蓝河军士长。”叶修淡淡扫了一眼蓝河肩上的军衔,紧接着一摊手,“上头把你派过来是有那么一点点我的原因,但是这是任务不是我的感激啊,你不是告诉我是在后勤工作?正好帮帮忙。”他叼着烟凑近蓝河,“由于武器的种类繁多并且数量巨大,我们的人无法及时统计出备件的短缺情况,甚至会有军人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武器带出军营,威胁到民众的安全。我需要一个人来进行统计与整理。这对整个军团的运作都有很大的帮助。”


“——至于对你的感激,”叶修促狭地眨眨眼,“你猜?”



评论(4)
热度(29)

© 依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