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篇文都很甜☆(ノ)´ω`(ヾ)
其实开lofter就是为了看太太们写文的www欢迎GD!!最近战全职!求不拆喻黄双花卢刘!
饿的时候会自己动手!还厨团兵真遥锤基盾冬!SPN痴迷中,追番JOJO/DRRR
想找个CP,戳2051885261,性格忠犬好相处
巨蟹座,来嘛!

【卢刘】泡沫

【祝卢瀚文生日快乐!
【人鱼paro
===

你去过深海么?
从澄澈可见的浅海缓缓下潜,经过色彩斑斓的珊瑚礁群,看过成群结队的金枪鱼群,感受光线经过海水的过滤渐渐变得稀疏斑斓,又转为幽暗,直到最后一丝光也被黑暗掐灭。那么,再下沉,再下沉,仔细聆听咕咚咕咚的洋流,气泡上浮的声音,鱼紧挨着你游过的声音……也许运气好会碰到那些发光的、从未听闻与见识过的物种,大王乌贼和抹香鲸你死我活的争斗,甚至有幸遇到在无数传说中曾出现过的一种神秘生物——
——人鱼。


100米。
300米。
500米。
进入深海。
刘小别坐在潜水器里松了口气,开始体验这次海洋之旅。他坐在潜水舱里,认真记录了腕足动物、毛颚动物、须腕动物、棘皮动物、半索动物这些只在海洋中特有的物种。偶尔透过玻璃窗口赞叹一下海洋的瑰丽与神秘。

900米。
虽然潜水器里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刘小别却还是有些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单独出海。
雷达仪显示有一个体型巨大的生物靠近,还没等它探测出是什么的时候,一只巨大的眼睛在窗外出现,紧接着是泛着金属光泽的皮肤。
大王乌贼!
大王乌贼缓缓地动着它巨大的触手从离刘小别不到十米的距离游过,他屏住呼吸,一动都不敢动。
足足过了半分钟,这只乌贼才完完全全的从潜水器的窗口里消失。
刘小别呼出一口气,仍是心有余悸。
如果按声纳显示出来的数据来算,这只乌贼足足有七十米长!
可惜没等他缓过劲来,一条巨大的触须狠狠朝潜水器横扫而来,把抗高压的玻璃打出了一条缝隙。
巨大的压强把海水从缝隙推入潜水器里,眨眼功夫就灌满了整个空间。刘小别来不及去背上氧气罐,甚至连半口气都来不及吸入,就直接被海水压在舱底。
海水乍一下灌入潜水器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冰凉的,相反,还有些温热。
刘小别想,自己居然还有时间去感受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不出半分钟,要么自己在海洋下惊人的水压中压碎,要么在缺氧的环境下窒息而死。
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嘴唇上有冰凉而柔软的东西蠕动,像是蜗牛在嘴唇上爬过一般。
他张开眼睛,对上了一双湛蓝的发亮的眼眸。
“你好!我叫卢瀚文。”
身上的压力骤然消失,他甚至发现自己在1000米以下的深海里自由的呼吸!
“你、你好……”
“你叫什么?”
“我叫刘小别,是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的工作人员。”
“哦,你怎么到这里来的呀?人类不是进入海里马上就不能呼吸吗?”
刘小别在水下看不清面前会说话的生物到底是什么,所以有些试探性地摸上了这个“生物”的脸。
像皮肤……锁骨……胸肌……哇,还有腹肌……嗯?鱼鳞?
“咳,不要摸那里,虽然只有咱们两个,但还是不要摸那里比较好。”对面的声音显得有些别扭。
“对不起……”刘小别吓了一跳,赶紧收回手。
“你怎么来的?”卢瀚文的声音恢复了正常。
“是潜水器送我下来的,”刘小别指了指已经成为废墟的潜水器,“你是怎么让我,呃,在水下自由呼吸的呢?”
“因为我会魔法啊!”卢瀚文冲刘小别眨眨眼睛。
“这里有大王乌贼!”乌贼巨大的眼睛就在他身边漂浮,刘小别简直被吓个半死。
“没关系的,”卢瀚文安慰他,“不要怕,抱紧我。”
刘小别问:“它不……?”
刘小别剩下的话被那条人鱼的亲吻打断了。
人鱼绕着他游了一圈,用眼神示意他继续刚才的话题。
“……它不会攻击人么?”
卢瀚文咯咯笑了起来:“这是我的宠物流云。”
他转了个身,冲流云招了招手。
那只巨型乌贼伸出一根触须放到了卢瀚文手里。
“看他在和你打招呼呢!”卢瀚文高兴的把流云的触须放在了刘小别的手里,然后亲了他一口,“他难得对别人这么友善,平常都是特别暴躁,连我的朋友都不领情呢。”
真的,皮好厚啊……
在他放下手的时候,乌贼也有些小娇羞地摸了摸刘小别的背,吸盘吸下来一大片布料。
卢瀚文见状嘟囔:“人类好脆弱啊。”
他看向刘小别的眼神有些无奈,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请、请不要随便亲我。”刘小别一开始还认为这是人鱼的风俗,毕竟是救命恩人,亲一下就亲一下吧,但这么故意的动作也难免会让从未接过吻的他尴尬。
“可是不亲你你会死的啊。”卢瀚文摆了摆尾巴,“我因为没有好好练习延长呼吸的,就是被你们人类称作“魔法”的科目啦,所以每次给你的魔法只有很短的时间,所以只好一直不停的释放魔法。”卢瀚文拉住刘小别又亲了一下,“咱们走吧!我去带你去看那些金灿灿的东西!”
周围很黑,但是卢瀚文拉着自己的手却很暖,时不时的亲吻也让他感到一丝安心。

“看,这个是你最喜欢的水母。”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水母?”刘小别问,待看清是什么水母的时候瞪大了眼睛,“桃花水母!天啊!它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这里很多啊……”卢瀚文放开刘小别,在水中跳起了舞。
人鱼的舞姿刚柔皆具,刘小别这个工理科生形容不出来那到底给人以什么样的震撼。
好熟悉。
真的好熟悉。
刘小别觉得自己一定见过这种舞蹈,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水母们好像可以看懂人鱼在诉说什么一般,纷纷围着他们两个绕起了圈。
不知何时,卢瀚文停下了他的舞蹈,游回了刘小别身边。
“好看么?”卢瀚文笑起来。
“好看……好像在哪里见过。”刘小别由衷赞叹。
“你不记得我了么?”卢瀚文有些失落,“我小时候还和你玩过呢。”
“你们可以到海面上去?”刘小别惊讶地问,“不会因为压强太小而死亡么?”
“那怎么可能!我们可是人鱼!人鱼诶!可以适应水压大小的!”卢瀚文皱着眉亲了刘小别一下,他看着一脸迷茫的刘小别,不开心地鼓起了嘴,“算了,你肯定都忘了。”
人鱼闷闷不乐地拉着刘小别穿梭在海洋深处,不一会儿就看到了一艘沉船。
船很大,甚至不比流云小,木制的结构居然在海水的浸泡下还没有完全腐蚀,船骨依稀可辨。
残破的布上隐隐勾勒出一个“余”字。
卢瀚文拉着刘小别从沉船的破洞里钻了进去,被刘小别的手电一照,到处闪闪发光。
刘小别拾起一枚硬币,表情满是慎重。
“这个是叫做‘镒’ ,”刘小别沉思了一会儿,“是秦朝时流通的货币,这几艘船可能是徐福船队里的船。”
“徐福是谁?”
“寻找不死药的人。”
“为什么要寻找不死药?人鱼死后都会重新回到家乡的。”卢瀚文嗤之以鼻。
“人都希望自己可以活得长一点,”刘小别喃喃,“这下有事干了。”
“咱们可以数金币玩一整天!”
“你爸爸妈妈不管你么?”
“当然不是了!”卢瀚文回答,“今天是我成年的日子,所以不会有人限制我的行动的。本来准备去海面上的,可是抹香鲸告诉我海面不平静,就不能去玩了。这不是在瞎逛的时候碰到你了么?”
“生日快乐!”刘小别任他亲吻自己,“幸好碰到你,不然我现在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说话了。”
刘小别出去的时候,最后扭头看了一眼这艘已经有两千多年历史的船,它被时间和空间所埋葬,完整保存了华夏文明中的沧海一粟。

离开沉船的路上卢瀚文好像兴致缺缺,没有什么精神。
刘小别问:“你怎么了?”
卢瀚文摇了摇尾巴,鳞片反射出暗淡的紫色光线。
“抹香鲸说台风已经过去了,一会儿我就要把你送到陆地附近。”
“这样啊……”刘小别抿了抿嘴,“谢谢你。”
“不用谢。”卢瀚文僵硬地挤出一个笑容,“咱们走吧,我带你回家。”
一路无话。
直到回到七零八碎的潜水器所在地时,卢瀚文才再次开口。
“要开始上浮了,我会一直给你输氧气的,”卢瀚文盯着刘小别,眼神认真,“谢谢你陪我过生日。”
没有等刘小别回话,他轻轻含住了刘小别的唇瓣,温柔地撬开他的牙齿,接着摆动鱼尾,同刘小别从距离陆地千米深处旋转着上升。
这个吻不同于之前的蜻蜓点水,它更猛烈、更决绝,带着些恋恋不舍,却透露出更多的无可奈何。
刘小别勾住卢瀚文的脖子,以同样凶猛的攻势来回应,一遍遍舔舐人鱼柔软的口腔。这是他对自己的放纵,一种就要重获自由的激动,又夹杂些许遗憾。
他们就这样,一路亲吻着,到达了目的地。

刘小别浮出海面的时候,周围一片风和日丽。
那条人鱼在离他四五米远的水下冲他微笑,吐出一连串的泡泡,在那些泡泡的遮挡下,他很快消失不见。
充满氧气的气泡飞快地升起,在光的折射下,流露出耀眼的光芒。
他至始至终都不曾真正清晰地看到人鱼的面孔,就连告别,都是模糊的。
是不想让人类去打扰你们的生活吧。
刘小别深深看了一眼卢瀚文消失的地方,然后朝海岸奋力游去。
再见。
他越游越远,身后带着刻骨铭心记忆的泡沫一个接一个破碎,海面渐渐平静下来,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然而,在刘小别离开不久后,一双湛蓝的眼眸悄然露出了海面。
——还会再相见的。

【END】
===
生贺略仓促,有几个过渡不太好orz
资料查了好多等我电脑的时候再把链接补上吧!
小卢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56)

© 依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