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篇文都很甜☆(ノ)´ω`(ヾ)
其实开lofter就是为了看太太们写文的www欢迎GD!!最近战全职!求不拆喻黄双花卢刘!
饿的时候会自己动手!还厨团兵真遥锤基盾冬!SPN痴迷中,追番JOJO/DRRR
想找个CP,戳2051885261,性格忠犬好相处
巨蟹座,来嘛!

【韩张】西瓜汁

【《霸图美食录》合志的稿

【来喝一杯西瓜汁吧~

===

第四赛季 6月20日

退役了,队友们今天开欢送宴,还真有些舍不得。队长拿到了这个赛季的MVP,那个新人张新杰作为主力拿到冠军,真是厉害啊。职业生涯末期能和他们一起拿次冠军,值了。
老板请客当然是大宰一顿,鲍鱼龙虾都上了,还有我喜欢吃的大盘鸡。最后大家多少都沾了点酒,喝的晕晕乎乎的。虽然离开霸图,但是我相信我们还会拿到冠军的!

BY 李艺博


第四赛季。
霸图。
冠军。
嘉世三连冠的荣耀在刺客季冷的舍命一击下戛然而止,而操纵这个刺客并将冠军这一笔写在霸图历史上的季冷,还有同样是霸图一员大将的李艺博,却要在这个夏天和霸图的众人说再见了。
老板对霸图众人这赛季的表现格外满意,又因为霸图两员大将的退役,决定当晚举办一个庆功宴,同时也算是他们的退役告别宴。
七点钟的时候霸图众人从俱乐部出发到了Q市最大的酒店,浩浩荡荡地走进了预定好的豪华包厢。老板是跟着他们一起到的,率先把中间的两个位置让给了他俩:“退役后就没机会在一起吃饭了,别谦让了,大家都是给你俩饯行的。”
李艺博闻言心下感动,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客气话,依着老板的意思坐到了中间,右边挨着季冷,左边挨着韩文清,韩文清左边却坐着这赛季刚加入霸图的新人:张新杰。
李艺博心下了然:这是准备把他当作副队长来看待啊。不过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五年来第一个以主力的身份拿到冠军的新人,他的战术指导在对战嘉世和蓝雨的时候有明显的成效,并且在日常训练中良好磨合了整个战队选手的配合。

但凡是开饭局没有一个开始不说点场面话的,张新杰坐在座位上静静地听着老板夸赞本赛季队员的努力,眼睛却是盯着桌子上的那碟凉菜。
菜在老板的话语中一个个端了上来,青岛出名的是海鲜,自然是少不了以海鲜为主的菜色,鲍鱼、龙虾、大闸蟹……各类海鲜琳琅满目。仔细一看,居然还有西安的名吃,甚至还有李艺博每天嘴里念叨的大盘鸡,菜色搭配从各个方面考虑到了队员们的口味。
这一桌子,老板也是做足了功夫啊。
酒店的服务挺快,才不大会儿就上齐了,不知道谁提议了一句来点酒,得到了一致赞同。
“来来来!上酒上酒!”
“不醉不归啊今天!”
老板看了一眼韩文清,对方没有作声,显然是默许的意思。
职业选手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为了操作稳健精准,很少喝酒甚至是不喝酒。而在这个霸图取得冠军的时刻,似乎也没有什么比用酒精来放纵自己更能表达内心的激动了。
老板到底担心,于是不动声色招呼服务员上了一箱度数较低的啤酒。
啤酒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还冒着丝丝白气,拉开拉环发出轻微的噗声,淡黄色的液体撞着杯壁一点点升高,泛起白色的泡沫。
“敬霸图!”
“敬冠军!”
众人兴致高昂地相互碰杯,杯子相撞的声音不绝于耳,像抛下了所有顾虑一般,咕咚咕咚地大口咽下去,仿若在喝白开水。
张新杰举起杯象征性地抿了一口,旁边的韩文清却是大半杯下去了。
韩文清看见张新杰的一杯啤酒根本没下去多少,侧过头挑眉问他:“不喝酒?”
张新杰没料到他会注意到这些细节,微微诧异,但还是老实回答:“我喝酒不行。”
韩文清笑了笑:“那给你换杯饮料吧。”
“不用” 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韩文清却已招过来服务员给他要了杯果汁,西瓜味儿的。
张新杰道了谢,接过来喝了一口。
西瓜汁的甜冲走了啤酒的那点苦,回味悠长。

李艺博喝了刚刚那一杯脸上已经有了点酒意,又端着一杯敬身边的韩文清:“韩队!在霸图的这几年多谢你照顾了!废话不多说!我敬你!”
韩文清难得笑了笑,举起杯碰了一下,扬起头一口气喝了个干净,动作干脆利落,手腕一扭翻转杯子给众人看。
众人目瞪口呆,没发现啊!这么豪气?
有两个队员不服气,也气势汹汹地端了酒过来,韩文清面色不改,来者不拒,又是两杯下肚。剩下人一看乐了:“上上上!大家都敬敬队长啊!”
他们难得抓到机会,怎么可能放过?上来轮流敬韩文清酒,韩文清也由着他们胡闹,上来一个就一口闷了,看得众人直叫韩队豪爽!够爷们儿!
有队员拿了酒杯凑到张新杰面前:“小张也来一杯!诶?怎么是饮料啊!服务员换酒换酒!”
张新杰刚放下西瓜汁,就听见韩文清说:“不用了,我替他干了!”
细腻清爽的啤酒带着气泡从韩文清的嘴唇中漏出来,划过下颚和喉结隐没在T恤的领口中。
张新杰别开眼睛,从桌子上抽出纸巾递给他。
韩文清接过来胡乱擦了擦,然后把纸揉成一团扔到了桌子上,又拿起被斟满的酒杯灌下去。

张新杰小口喝着西瓜汁,时不时给韩文清和自己夹点桌上的菜。
等到他一杯西瓜汁见底的时候,桌子周围也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圈。
职业选手在荣耀里是大神,但是碰到酒这玩意儿就纷纷成了战五渣,见一个跪一个。这么一番下来,饭没吃多少,众人早就醉的不成样子,东倒西歪地趴在桌子上面,更有甚者歪在一旁悄无声息地睡了过去。而韩文清算是少数几个还有意识的,不吵不闹,呆呆地盯着桌子上的海鲜不放。
张新杰作为唯一一个没有沾酒的人只能哭笑不得地叫了司机把一桌大男人送回霸图宿舍,好在总是有人帮把手,一行人总算是回了目的地。
张新杰先把韩文清送回房间,因为他的房间和韩文清是在一起的,钥匙大部分时间都装在他身上。开了门又回头看了一眼,韩文清正靠着墙壁做深呼吸。
“队长你还好吗?”张新杰到底不放心。
韩文清扶着门框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关系,含混不清说了句:“你看看小李他们……”接着跌跌撞撞地进了房间。
韩文清回了房间才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得难受,抹了把脸醉醺醺地倒在床上,柔软的床铺随着他的动作陷下去一个坑。宿舍里的窗帘没有拉,路灯透过窗外的树叶斜斜的照进来,洒下斑驳的阴影。
真是不可思议。
韩文清的思绪又飘到了刚夺冠的那个晚上。
大漠孤烟的血皮一次次被对手磨到10%,又一次次被石不转的回复术提上来。最终嘉世的最后一个人倒下,屏幕上荣耀两个大字跃然而出。
霸图,冠军。
从比赛室出来简直被场外的欢呼声震翻天,霸图粉们丝毫没有形象地大声吼叫着,用最原始的方式宣泄激动。
他也被场外的气氛感染了,干脆利落的和队员们紧紧拥抱,毫无理智可言。
像陷入了胜利的漩涡中似的渐渐沉沦,耳朵听不到,大脑也只有赢了这个念头,又像屏蔽器般隔绝了外界的喧嚣,一切归为沉寂。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可能是几秒钟的短暂,又像是一个世纪的漫长,耳朵在空白中听到浅浅的声音,被酒精麻痹的神经延缓了几秒才把这一信息传送到大脑,声音由模糊变的清晰,凝聚成两个字——
……队长?
“队长,醒醒。”
“怎么了?”韩文清被张新杰从半梦半醒之中拉回现实,意识到这不是赛场,而是自己的宿舍。他眨了眨眼睛适应着白色的光线,张新杰的身影从一片朦胧直直朝他走来,就像是赛场中紧跟着大漠孤烟一般没有半点犹豫。韩文清就这么躺在床上看着他,一点儿没有平常严肃的样子。
“现在先别睡,”张新杰把他扶起来,递给他一杯西瓜汁,“冰箱还有半个西瓜,我刚刚榨了西瓜汁,喝了醒醒酒吧。”
韩文清皱着眉揉着太阳穴靠在床头,低声道了谢。
西瓜汁安静地躺在玻璃杯里,漾出一圈温暖的红。
张新杰看着他突然轻轻笑了起来:“我还以为队长会像他们都醉倒,没想到还挺能喝的。”
韩文清打了个哈哈,说:“我以前每年Q市的啤酒节都要去,基本上没醉过,后来当了职业选手就不怎么喝了。”
喝了酒的韩文清比平时话多了些:“好几年没有这么痛快的喝一次了……果然不练是不行啊,这么点就头晕。”
“辛苦了。”张新杰晃了晃手中的玻璃杯,“刚刚没有敬你酒,现在就剩下两杯西瓜汁了。”
张新杰突然想起来他刚来到霸图俱乐部后第一次在训练室门口见到韩文清。韩文清表情严肃,看了他一眼然后说:“开始训练。”一开始或多或少让他那张被粉丝们戏称作“钱包脸”的模样吓到,后来相处了一段时间才发现他就是那样的性格,直来直去、目标清晰,做事毫不拖泥带水。
从一开始作为一个新人心中怀有忐忑和前辈们问好,到现在作为冠军队的主力泰然面对所有的人,韩文清的作用功不可没。他是个好队长,在自己提出建议的时候充分尊重自己的观点,或许他们天生就有一种默契,从来在战术上发生过分歧。
他信任他。
他也是。
就在彼此信任的前提上,霸图赢得了冠军。
想到这里,张新杰露出一个笑容。
他伸出杯子在韩文清的杯子上轻轻碰了一下,玻璃发出清脆的响声:“敬霸图。”
韩文清的心情显然也很不错,跟着他笑了起来,发出磁性而缠绵的笑声:“敬霸图!”

喝空的杯子被张新杰洗干净收了起来,韩文清去洗漱间洗了把脸,刷牙冲干净口腔里的酒气。不知道是否是西瓜汁的作用,亦或者清水的刺激,韩文清觉着自己的脸没有刚才那么热,体温也在逐渐恢复正常。
脱了一身酒气的衣服钻到被子里,却发现那边的床上空无一人,仔细找找,原来在门边儿站着。
“新杰……”韩文清的嗓音压得很低,还带这些沙哑。
“怎么了?”张新杰站在门边准备关灯,灯光映着他的侧脸,如同牧师自带的圣光。
韩文清傻乎乎地笑:“晚安。”
张新杰啪的一声关了开关,房间里彻底一片漆黑,韩文清听到窸窸窣窣的衣料的摩擦,然后是张新杰温和的嗓音:“晚安。”

晨曦从没拉严实的窗帘缝隙中偷偷溜进来,映出房间浅浅的轮廓。
长期训练养成的生物钟自动唤醒了两个人,洗漱完毕出门正好碰到拎着行李箱走出房间的李艺博。
霸图队员没有受到昨晚醉酒的影响,整齐的到了俱乐部门口,来送季冷和李艺博离开这个他们充满青春、拼搏和回忆的地方。
“前辈们走了啊。”张新杰说。
“我们都会走的,”韩文清看着远去的车影,“但是霸图不会停下来。” 


评论(2)
热度(95)

© 依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