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篇文都很甜☆(ノ)´ω`(ヾ)
其实开lofter就是为了看太太们写文的www欢迎GD!!最近战全职!求不拆喻黄双花卢刘!
饿的时候会自己动手!还厨团兵真遥锤基盾冬!SPN痴迷中,追番JOJO/DRRR
想找个CP,戳2051885261,性格忠犬好相处
巨蟹座,来嘛!

【卢刘】苦尽甘来3

12




===

卢瀚文问起问题来不紧不慢,抽丝剥茧,一开始刘小别认认真真的回答他,可是没过一会儿,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

卢瀚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自己凑得非常近,呼出的气体清晰地拂过刘小别的脖颈,甚至顺着宽松的T恤口溜了进去;膝盖悄无声息的靠住了刘小别的大腿,细密的西装面料触碰着他光裸的皮肤,将卢瀚文的体温一点点传输过去,仿佛在暗示着什么。可是在刘小别抬头看他的时候,他回看的眼神里充满了真诚,就真的好像小时候拿着问题请教他的模样。

刘小别呼出一口气,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卢瀚文一呆就是一下午,可他偏偏都是一本正经的和自己讨论新游戏的流程和要做修改的地方,看在他一丝不苟的份上,刘小别也只得耐下性子一点一点地回答他有些幼稚的问题。

等到华灯初上,刘小别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

卢瀚文放下游戏手柄轻笑起来:“这可真是我的不是,光顾着和前辈说话,竟然忘了时间,耽误前辈吃饭……不知道前辈肯不肯赏脸和我吃顿饭,就当是赔罪了。”

“不用了,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刘小别拒绝,嘴上也不自觉的换了称呼,“卢总快走吧,不然你家人会担心的。”

“前辈这是不肯原谅我么?”


刘小别平常就是一个不太会拒绝别人的人,以前队友有什么事情做不了,都会去求他帮忙,大部分他都是看自己时间,能帮就帮。虽然他脾气有些不好,说不了几句就会不耐烦,可是只要求他的人再言辞恳切一点,那他肯定就不会拒绝。


卢瀚文现在就是这样的,他抬起眼睛盯着刘小别,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失落:“真的不行?”


刘小别被他这个样子弄得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一声,进卧室换衣服。


卢瀚文站在玄关提醒他:“多穿件衣服,外面冷……钥匙和手机拿上了么?恩……那记得关灯啊!”


“知道了!”刘小别一边套外套一边从卧室里怒吼一声。


老妈子卢瀚文终于闭嘴了。








卢瀚文的车是一辆低调的奥迪……低调么一点也不低调啊!!!!刘小别盯着车里摇摇摆摆的剑客挂件,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直到卢瀚文的车开出地下车库一段路程,刘小别才想起来商量要吃什么。


“随便吃一点就行了,不用这么麻烦。”刘小别坐在副驾驶上,扭头去看他。


“那怎么行,”卢瀚文直视前方,车窗外的灯光勾勒出他俊朗的脸庞,“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前辈,怎么可以随便吃一点呢。”


车上沉默下来。


说实在的,刘小别真的不知道要和他聊些什么。过去的事情,他不想再提,而现今又没有深入的交集,就算是工作,他们也已经谈了一个下午,该说的问题也都说完了。刘小别其实也很诧异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个人现在居然会无话可说。


他想了想,把这个归结于卢瀚文变化太大的缘故。


现在的卢瀚文对于刘小别来说就是一个全新的人,他身上单纯和傻白甜的气质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陌生感,就像一个泥胚经过烤制变成了精致的陶瓷——不能说它不好,只是现在的陶瓷不再是刘小别认识的那个,而他也早没了雕琢泥胚的心思。






卢瀚文把车停在一家酸菜鱼餐馆前。很快泊车小弟过来停车,他俩随着迎宾进了一个包间。


“你猜这是谁开的?”卢瀚文朝刘小别眨眨眼。


“谁?”


“是喻队,”卢瀚文笑,“他最近新开的餐馆,专门请了原来食堂里的老厨师掌勺,喻队给我留了一个包间,这还是第一次来。”

卢瀚文做主点了一个清汤锅底,上了一条快四斤的黑鱼,又加了大大小小五盘菜,一边涮一边吃。


刘小别为了避免说话,一直埋头吃鱼。


卢瀚文同样善解人意地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挑完鱼刺后顺便再放他碗里。一顿饭下来,卢瀚文没吃多少,这大半条鱼和绝大部分菜都落在了刘小别肚子里。


中途刘小别借口去厕所,出了包间就到前台付账,结果前台彬彬有礼地告诉他,这个是卢总签单,请他不必费心。


刘小别“啊”了一声,转身回去了。


吃完饭卢瀚文问他味道怎么样,扯来扯去,不知话题怎么就绕到了手机上边。


刘小别笑,这一晚上居然没见你玩手机,真是难得。


以前卢瀚文和他在一起时总恨不得宣告全世界,是一个情感相当外露的人。


卢瀚文最喜欢一会儿就发一条朋友圈,说小别前辈又和我说什么啦,今天小别前辈又给我带什么好吃的啦,刚刚小别前辈又去干什么扔下我一个人啦……不论刘小别干什么,他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那时高英杰还因为卢瀚文和刘小别开玩笑,队里有事情找不着刘小别?没关系,去看看卢瀚文发什么朋友圈就行了。


这些事情还好说,毕竟卢瀚文平时就是个网瘾少年,手机不离手,发刘小别的状态也局限于朋友圈,他不怎么管,但尤其让刘小别不能忍的是,卢瀚文每次和他出去吃饭,一定要拿手机拍,上菜后先拍,吃几口就要发一大堆话来形容它的口感。等卢瀚文评鉴完毕,饭菜也凉的七七八八。


为了解决卢瀚文吃饭不认真的问题,刘小别又是婉言劝说,又是威逼利诱,不知想了多少种办法,可谓费尽苦心。


而如今,卢瀚文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那时候不懂事,给前辈添麻烦了。”

评论(9)
热度(65)

© 依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