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篇文都很甜☆(ノ)´ω`(ヾ)
其实开lofter就是为了看太太们写文的www欢迎GD!!最近战全职!求不拆喻黄双花卢刘!
饿的时候会自己动手!还厨团兵真遥锤基盾冬!SPN痴迷中,追番JOJO/DRRR
想找个CP,戳2051885261,性格忠犬好相处
巨蟹座,来嘛!

【卢刘】苦尽甘来7

情话技能满点。
===

Chapter seven


第二天一早最先起来的是卢瀚文。


 他轻手轻脚去洗漱,看见放在挂壁上的洗漱用品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用前辈的牙杯? 


一定要把这里添上我的东西!接近一米九的男人对着镜子握了一下拳。


卢瀚文洗漱完之后静悄悄地推开了刘小别卧室的门。


房间拉了厚厚的遮光帘,显得房间格外的黑,连物品的轮廓都看不大清。


卢瀚文看了一眼手表:六点半。 


他蹑手蹑脚摸索到床边,俯身去看刘小别的睡颜。


床上鼓起来一个大包,只能看出来细微的起伏,刘小别睡觉是一个相当安静的人,别说乱蹬被子了,就连翻身都不会有。小时候卢瀚文和他睡觉,早上起来他整个人都扒在刘小别身上了,可是刘小别还是保持着前一晚入睡的样子,根本没什么改变——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他估计是被卢瀚文压得狠了,微微蹙眉。卢瀚文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就在心里把他偷偷比作睡美男,然后一双眼睛乱转,伸出一根手指去戳他的脸颊。


刘小别睫毛微颤,缓缓睁开双眼。


早间平和而旖旎的气氛被打破了,半朦胧的刘小别眉眼间充斥着毫不掩饰的戾气,真真切切把卢瀚文吓到了。 


他使出全身解数在刘小别面前卖萌都没有用,那天早上刘小别一句话都没有和他说。


看着刘小别吃早餐的样子卢瀚文悔不当初,自己手怎么就那么贱啊!


 ——刚起床的前辈不能惹。 


这是卢瀚文和他仅仅睡了一次就体验出来的结果。 


不过要让刘小别察觉不出来的话,卢瀚文表示自己还是有办法的。 


半梦半醒的刘小别只要不动他,一切都好说,甚至你轻柔的和他说话,他都能逻辑清楚的回答你。 


这是无数次尝试叫他起床的时候,卢瀚文偶然发现的秘密。 


“前辈?前辈?”卢瀚文用气音叫他,刘小别动了动脑袋,乱糟糟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落在长长的睫毛上,卢瀚文慢慢蹲在床边,换了一个称呼,“小别哥哥?” 


“嗯。”刘小别发出了一个可爱的鼻音。


 “今天早饭吃什么呀?” 


“……豆腐脑儿,油条。”刘小别闭着眼睛回答。


 “好嘞。” 


卢瀚文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微笑,退出卧室,为他仔细掩上了房门。 


刘小别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卢瀚文出门买回来的豆腐脑咸甜各一份,再加上八九根油条,他深谙一个北方人的口味,因为早以前和刘小别开展过一场甜咸大战。


大战的结果嘛,自然是卢瀚文输了。 


心脏的卢瀚文点了一桌子G市的甜食,希望以此来唤醒刘小别沉睡的味蕾,而刘小别的方式更是简单粗暴,他直接拒绝进食。 


卧室里还是一片寂静。他估计刘小别还睡着,没有去叫醒他而是挽起袖子开始做家务,就像田螺姑娘那样勤快贤惠。 


他在打扫房间的时候,严重怀疑刘小别不是血统纯正的处女座。 


与田螺姑娘不同的是,卢瀚文做了好事从来不会深藏功与名地离去。


于是刘小别睡眼惺忪从房间里出来便看到了系着不知从哪里翻腾出来的轻松熊围裙的卢瀚文。 


他愣了几秒:“……你怎么在我家?” 


“你叫我去买早饭的啊。”卢瀚文说得理所应当。 


刘小别有些不太确定,万一人说的是真的呢?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睡觉胡乱说话还不记得的德行。这么拉下脸赶人的事情他可真做不出,更何况餐桌上热腾腾的豆腐脑儿和香喷喷的油条,可是卢瀚文去买的。 


真是的,刚刚为什么要做吃豆腐脑儿的梦呢! 


刘小别纠结了一下,觉得自己做出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很大,万分无奈地在洗漱过后坐在了餐桌旁。 


“前辈很长时间没有收拾过家了吗?” 


“恩。”刘小别回答的有些敷衍。 


“前几天我看了一本书,叫做《令人砰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里面有很多实用的小技巧。”卢瀚文咽下一根油条,微笑着向他分享心得,“这是日本近藤麻理惠小姐写的一本很有趣的书,通过整理可以让自己找回最初的愿望,一开始我还不信,等到都做完之后,发现生活有很大的改观。”卢瀚文抽出纸巾擦了擦手,“她的理念特别有趣,比如说很多件衣服,如果触碰到它心里没有悸动的感觉,那么就可以将它处理掉了。而遇到不一般的呢……”卢瀚文抬头直视刘小别的眼睛,微凉的指尖触到他拿着筷子的手背上,“比如说我碰到你,就会有一种砰然心动的感觉,那么你,我一定不能抛弃。” 


刘小别夹着油条的手顿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耳朵有些烫。


 他将油条放进嘴里,不着声色地移开了手。 “有时间我试试的……”他含糊地说。 


吃完饭的卢瀚文要去上班了,B市交通令人堪忧,空气清奇无比,一开始来B市创业的卢瀚文连这里的水都喝不惯,受了不少环境的苦,在这种情况下出门上班按时打卡的人都值得老板发翻倍的奖金。


 哦忘了,他就是老板。


 刘小别看他手脚利落的收拾完碗筷,套上了来时的衣服,还顺便问他要了一个口罩,才慢吞吞地出门坐电梯。


 “我走了啊,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刘小别站在门口看他的身影消失在电梯中,突然觉着自己就像是恶俗八点档里看着丈夫上班的…… 


他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甩甩脑袋,关上了大门。 


时间差不多了,也该收拾一下出去找队长了。







===
我真的觉得B市的水喝起来好涩啊。

评论(20)
热度(57)

© 依雪 | Powered by LOFTER